教書教了這麼多年,只能說五味雜陳,今天~收到學弟轉寄來的一封信件~內容取自於{壹週刊}, 說服自己那不是真的~也不是全部都變成這樣~希望,真的希望~還有一片教書的淨土!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以下內容取自於{壹週刊}***********

 [這碗飯,走味了]

 這個世界變得太快,每個變化都牽動著我們手上捧的飯碗。老師、醫生、記者、電子新貴、銀行行員、土木工程師、國會助理,這些過去人人稱羨、足以安身立命的好工作,為何竟成了苦差? 曾月入百萬元的婦產科醫生如今月入6 萬元;科技新貴想轉業去賣香雞排;老師得擔心被家長威脅恐嚇;銀行行員流落街頭推銷現金卡;記者成了人人喊打的狗仔;土木工程師 得昧著職業道德幫政策背書;政治幕僚成天聽選民訐譙… 走味的飯如何嚥下去?靠什麼信念繼續堅持?且聽他們娓娓道來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☆老師只能求自保☆ 許淑屏,三十二歲 任職國中國文老師十年 十年前,一些成語、典故,一個班至少兩三個人知道。但現在很簡單的,像「桃李滿天下」就沒人聽過。學生亂用成語也是常態,他們會說:「這家餐廳生意盎然。」最可怕的是作文,像我最近改到一篇,題目是:「當我失意的時候」,有同學寫:「當我失意時,會請媽媽拿我的照片給我看,讓我回想我是誰。」改完我虛脫無力,只能把這些「趣事」說給同事聽,調劑心情。 我當學生時,老師是權威、高高在上的,像我的國中老師,一個眼神掃過來,我就全身緊繃。以往升學掛帥下的過度體罰、侮罵,會在孩子心裡留下創傷。但那時的家長相信嚴師出高徒,他們相信老師做的一切都是為孩子好。 現在不一樣了,我受的訓練,是要和學生當朋友、打成一片。矛盾的是,家長卻不再相信「老師的出發點是為子好」這件事,整個社會用很嚴厲的眼光評斷老師,卻沒有給予相對的尊敬。 有一次,二個同學打架,細問後,我發現二人都有錯。學生回家卻說了另一套版本,家長直接帶孩子去醫院,拿著驗傷單來質問我:「老師,我在教育局有朋友, 妳要還我兒子公道。」 也有些家長會不經意透露:「我認識某立委、某媒體。」言下之意,就是「老師,妳小心點。」這種話聽多了,單純的校園,竟有種人人自危的不安。如果動輒得咎,也只能明哲保身,現在只要和學生身體有關的事,我第一時間就請家長來學校,坦白 講,處理小事都得大費周章,我是保護自己。 大環境讓人漠然,只能從教學找回熱情。我花很多時間改週記和日記,和學生對話。 曾有個學生上大學後回來看我,謝謝我當初認真回應他的週記,讓他覺得被在乎。 只要還有這樣的學生,我就覺得當老師是值得的,還可以堅持下去。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以上內容取自於{壹週刊}。

chouyin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保羅
  • 像最近的禁止體罰我就不是很贊成, 我覺得如適度的打手心, 罰站等, 是可被接受, 要不然學生就要無法無天了, 有空來逛逛